幸运农场

全國政協常委、中國科協副主席、中國科學院院士袁亞湘:弘揚科學精神 做對社會有貢獻的快樂的人
發表時間:2019-03-08來源:中國幸運農場開獎歷史網
   視頻來源:中國幸運農場開獎歷史網 

  記者:袁院士您好!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大力弘揚科學精神,您怎么看?

  袁亞湘:你好!這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情,我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,在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看到了奮斗精神、科學精神、工匠精神并列,我覺得很開心,因為我們國家現在太需要弘揚科學精神,特別是對青少年的成長,對國家非常有好處。我很開心看到。

  記者:您覺得科學精神體現在哪些方面呢?

  袁亞湘:每個人可能對科學精神的理解不一樣,我個人覺得科學精神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求真務實,就是追求真理,包括要獨立、創新。我們通常講科技科技,科學跟技術實際上是有很大的差別的。比如說技術,你做一件事情,原來做過,能夠做得更好、做得更省錢是很好的。但是,對于科學來說,別人做過的你再做就不值錢了,所以科學追求獨創,追求跟人家不一樣,真正原始的創新,科學要獨立,不能跟風。

  記者:您一直從事科研工作,有人說科研工作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,有人形容它是一個“孤獨的旅程”,您怎么看待?

  袁亞湘:這也是非常好的問題。在科學領域要做出非常突出的成績,一定要付出非常艱辛的努力,這是肯定的。科技工作者一定要耐得住寂寞,坐冷板凳,自己默默無聞地在小小的辦公室里去奮斗,至少在外面看來,是非常枯燥無味、非常艱苦的“苦行僧”這么一個工種。但實際上我們做科研的并不完全這樣看,因為能夠取得一些成果自己覺得很有滿足感,遨游在自己的思想海洋中間,有很多幸福感。

  記者:科學精神不僅僅是科技工作者、科研工作者應該大力弘揚的,也是全社會應該弘揚的精神。

  袁亞湘:您說得太對了。

  記者:人們經常看到“這個有毒,那個不能吃,那個又是致癌”的傳言,您覺得我們應該怎樣規避這些偽科學、偽命題?

  袁亞湘:您說得非常重要。我們談科學精神并不僅僅是指科學家怎么奮斗,這當然很重要。但是更重要的是怎樣向大眾宣傳這種科學精神,讓整個社會所有的人用科學來武裝自己。如果一個人有很好的科學素養,他就不會信那些偽科學,他對待問題的思考和判斷就會用很科學的方法。科普也是很重要的一個任務,不僅僅是科學知識,更重要的是科學方法、科學精神,讓老百姓都用科學來武裝自己。

  記者:您在一次公開發言中說到過,要引導廣大青年科技工作者扣好科研生涯的第一粒扣子,您覺得第一顆扣子該怎么扣?

  袁亞湘:年輕科技人員成長,在開始階段非常重要。現在整個科技界還是有一些浮躁,“科學大躍進”,使得一些年輕的科技人員面臨很多的壓力,包括升職,包括追求一些“帽子”。培養年輕人,最重要的是,我們不能把學生帶壞了,讓他們養成不好的習慣。他們在初期階段怎么樣成長,怎么樣開始養成真正用科學的國際慣例去要求自己做研究,真正發現問題、解決問題,而不是表面地看最后那些結果,我發了幾篇文章,我得了什么獎,把那些當成追求的目的。希望年輕的廣大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要明白,要愛科學、信奉科學道理,追求真理,發現一些規律,發現一些定律、一些結果,這才是我們要做的,而不是追求所謂的“帽子”、榮譽、名利。

  記者:您是一名數學家,數學家給我們的感覺應該是理性、穩重、謹慎,有的時候還要慎獨,要自己去思考很多的問題。但是我看過您的很多報道,說您喜歡攝影,有的時候也喜歡爬山,熱愛旅游。這種感性和理性您怎么平衡,熱愛生活和理性沉下心來做科研中間怎么找到它的平衡點?

  袁亞湘: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!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做得好不好。但我自己的看法是,一個人,不管自己從事什么樣的職業,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在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得比較出色,盡可能為這個社會有貢獻,為自己的職業做應該做的事情。但是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一個簡單的機器,也不完全是一個職業的人。一個人的生活,包括社會社交都很重要,你還是一個社會的人,你還有自己的生活。我對我的學生就像自己小孩一樣,希望他們不僅是將來要在學術上有所建樹,也希望他們在生活上是快樂的,首先是一個很好的快快樂樂生活的人,所以我帶他們去爬爬山,甚至還帶他們打打牌,早期我還帶我的學生打打排球之類的,讓他們生活比較豐富。人精神飽滿,精神抖擻,效率就會高,所以做研究的時候就可以很高效地去做,在玩的時候盡情地玩。我當然不希望這些年輕人玩物喪志,花大量的時間在業余上,你還得牢牢記住自己最主要的貢獻是要做本職工作,但是也要空出一些時間來豐富自己的業余生活,這樣這個人才是個快樂的人,我們這個社會每個人快樂了,這個社會才會快樂,這個社會才是個好社會。(記者 胡楊 攝像 鄧植尹)

責任編輯:王 小偉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幸運農場開獎歷史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